治疗师手记:本案例经过一次治疗二十天后回访,该求助者在治疗第三天后已恢复上学,幻觉和妄想消失.本案例由二级心理咨询师施燕老师整理,非常感谢施燕老师的辛勤劳动. 基本资料: 女,16周岁,高一学生。内向腼腆,反应略显
盐城心理咨询网
盐城心理咨询网
盐城心理咨询网
网站首页 | 咨询中心 | 考试培训 | 心理软件 | 教育心理 | 婚姻 心理 | 睡眠心理 | 儿童心理 | 医学心理
协会介绍 | 企业心理 | 软件注册 | 网瘾矫治 | 心理测验 | 疼痛康复 | 联系我们 |营养师考试| 心理论坛
 
盐城心理网网,盐城心理医生
盐城心理医院,盐城心理专家
盐城心理咨询交流,盐城心理咨询沙龙
学习能力训练,注意力训练,EQ训练,快速
阅读训练
盐城婚姻家庭心理咨询师,謦语堂爱情商学
院招生
自闭症怎么办,自闭症康复,自闭症指
南,儿童多动症康复,盐城心理咨询师考试
心身疾病,高血压康复,乳腺小叶增生康复
 
   
盐城心理咨询网
宣传推广
产品分类
联系我们

张怀礼治疗幻觉妄想案例完整过程

来源:本站原创 更新日期:2014年07月29日 【字体: 】 人气:


治疗师手记:本案例经过一次治疗二十天后回访,该求助者在治疗第三天后已恢复上学,幻觉和妄想消失.本案例由二级心理咨询师施燕老师整理,非常感谢施燕老师的辛勤劳动.

 

基本资料:

 

女,16周岁,高一学生。内向腼腆,反应略显迟钝,语言表达能力不强。由父母陪同前来咨询。据其父母讲,她老觉得有人在骂她,非常痛苦,简直不想活了。

这是来访者是初次问诊,并且事先不知道是被带来心理咨询,所以建立关系、切入治疗走了一些弯路。但经过努力,取得了较好的治疗效果,一次处理已基本解决问题。

 

建立关系:

 

1、父母、孩子三人在场的谈话记录。

咨:请说说有什么困扰你的事吗?

访:(有点莫名其妙的样子)……

咨:你有什么感到困扰的事吗?

访:幻听。

咨:多长时间了?

访:(有点茫然的样子)……

咨:有什么顾虑吗?

访:没有。

咨:需要爸爸妈妈出去吗?

访:不用。

咨:幻听给你生活带来什么影响?

访:……

咨:(转向父母)是孩子要来的,还是你们要来的。

访:母亲回答“是我们要来的”。

咨:啊。(转向孩子)那你对心理咨询了解吗?

访:不了解。

咨:那爸爸妈妈带你来这里,你知道吗?

访:不知道,他们说是带我来买新衣服的。

咨:啊,那你觉得爸爸妈妈为什么要带你来这里?

访:有心理障碍。

咨:你觉得有什么样的心理障碍呢?

访:……

咨:能具体说说吗?

访:(有些尴尬地笑)怎么说啊?

咨:你说的“幻听”多长时间了?

访:好长时间了。

咨:多长时间?

访:三四天。(停顿)是我给爸爸妈妈打电话的,感觉老师都变了。

咨:变成什么样了?

访:上课都不管学生了。

咨:不管学生?不管谁?是不管你还是不管别的学生?

访:……

咨:你的顾虑是什么?

访:……

 

2、谈话停滞。咨询师请父母到办公室谈话。来访者由助手陪同。下面是助手与来访者的谈话记录。

咨:你不知道爸爸妈妈带你来这里是吗?

访:他们就说带我来买衣服。

咨:啊,不知道来见张老师是吗?

访:就说见XX老师的老师。

咨:哦,那就是张老师。你认识XX老师?

访:她是我的语文老师。

咨:你在念高中?

访:高一。

咨:在哪所学校?

访:综合高中。

咨:是职中吗?

访:就是职中。

咨:在学校学习紧张吗?

访:不紧张。

咨:你在家里是独生子女吗?

访:不是,还有个弟弟。

咨:哦,弟弟多大了?

访:5岁。

(通过这段拉家常似地的对话,来访者对这个环境稍微适应了点,身体姿势有所放松,警惕性与抗拒也减弱了点。)

咨:你说你自己“幻听”,这个声音是一直都在吗?

访:有时在,有时不在。

咨:现在听到吗?

访:现在没有。

咨:那什么时候有?

访:在学校。

咨:在家里没有?

访:在家里没有。

咨:嗯,目前这个问题你觉得难受吗?

访:难受。(来访者表现出痛苦的的表情,但同时有一种被理解的共鸣。)

咨:怎么难受?

访:上课都听不懂。

咨:啊,这个声音在你耳边,影响你听课,是吗?

访:嗯。

咨:那你想解决这个问题吗?

访:想。(声音显得轻微软弱)

咨:啊,想解决这个问题,找到张老师真是你们的幸运。他在处理这方面问题很有经验,在本地区是最好的。去年底我曾亲眼见证过一个跟你类似的“幻听”的个案,是高二的女生,就一次,张老师就处理好了。

访:(眼中多了光彩,肢体倾向和注意力开始集中到我这里)……

咨:你跟XX老师谈过你的问题吗?

访:谈过两次。(来访者还是显得拘谨)

咨:嗯,你不用担心,我们心理咨询的首要原则,就是保密原则。在这个咨询室里我们的谈话内容都必须要保密的,走出这里不可以对任何人谈起,你放心。

访:嗯。

咨:你们学校也有对口高考的吧?

访:是的。

咨:你想过要参加对口高考吗?

访:想过。

咨:那我们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,然后才能全心投入学习,对吧?

访:嗯。(来访者仿佛感到了一些力量,但尚需下定决心)

咨:考虑一下好吗?我们充分尊重你的选择,解决或不解决这个问题,你自己考虑,我们不会逼你。好好考虑一下好吗?

访:嗯。

(经过较长一段时间的沉默。能感受到来访者在进行激烈的内心斗争。)

 

3、张老师再次来到咨询师。下面是张老师与来访者的治疗过程记录。

咨:好,谈得怎么样?

访:(看着张老师)……

咨:(问话,但语气坚定,语调昂扬)你想解决这个问题吗?

访:想!(语音响亮有力,语气干脆坚决,有点令人出乎意料,与开始时的抗拒犹豫判若两人。)

咨:有多想?

访:嗯?

咨:打个分,给自己这个想法打个分,有多想?

访:100分。(同样坚定有力)

咨:好,也就是说你非常想解决这个问题,是吗?

访:是。

咨:你愿意为此付出努力吗?

访:愿意。

咨:好,那我们就一起来解决这个问题!

 

确立目标:

 

来访者内向、木讷,语言表达能力不强,且反应显得迟钝。这让咨询师与来访者的沟通感到较为吃力。所以下面收集资料、确立目标的过程显得冗长而繁琐。

 

咨:你能告诉我你想解决什么问题吗?

访:心理障碍。

咨:什么心理障碍?怎么个障碍法?

访:我觉得同学都变了。

咨:怎么变了?

访:不学习了,都在玩。

咨:这是一个变化,还有什么变化?

访:……

咨:你有变化吗?你学习吗?

访:学习,但(上课)听不懂(老师讲课)。

咨:听不懂?心里很着急吧?

访:嗯。

咨:什么课听不懂?

访:什么课都听不懂,但笔记记下来了。

咨:以前听得懂吗?

访:也听不懂,以前上课不听,玩手机的。

咨:啊,那现在主要什么课程听不懂?

访:都听不懂。

咨:你觉得什么问题呢?

访:以前没听,现在想听了,但听不懂。

咨:你妈妈说你有幻听,谁告诉你这是幻听的?

访:……

咨:具体说说,什么时候有?什么时候没有?

访:有时有。

咨:坐在这里有吗?

访:没有。

咨:那在哪里有?

访:在学校有。(说到学校似乎欲言又止)

咨:保密是咨询师基本的伦理道德,只要你需要,我们讲的内容对你父母都可以保密。你放心,这里很安全。

访:嗯。学校的灯都换了,换成一个人带以一个圈的那种。

咨:啊,灯变了,以前什么样子的?

访:以前好像也没有这么多灯,现在比以前多了。

咨:灯怎么啦?

访:灯被我踢坏了。

咨:哦,灯被你踢坏了。后来呢?

访:被人看到了,然后我就去主动承认错误,还赔了40元钱。

咨:啊,40元钱对你不是一个小数目,是吗?

访:嗯。

咨:后来怎么样?

访:……

咨:后来就产生幻听了?

访:嗯。

咨:后来发生什么变化了?

访:觉得老师、同学都变了。

咨:怎么变了?

访:变得特别闹。

咨:闹?我不太明白。

访:就是特别疯。

咨:怎么个疯法?

访:……

咨:老师、同学变得很疯很闹,有什么样的表现呢?

访:我也不知道。

咨:那你怎么说他们变得疯和闹呢?总有理由吧?

访:我也不知道。

咨:后来呢?

访:有一天,我爸去看我,问我冷不冷?我说冷,一下子就哭了。

咨:心里有委屈是吗?

访:我也不知道。

咨:说不出来是吧?

访:嗯。

咨:就莫名其妙地想哭,是吗?

访:是的。

咨:后来呢?

访:后来就(请假)回家了。

咨:幻听什么时候的事儿?

访:就前几天。

咨:听到什么?

访:听到有人叫我。

咨:怎么叫的?

访:记不得了,就听到一个声音。

咨:他是叫你名字,还是骂你?

访:骂我。

咨:是谁?知道吗?

访:不知道。

咨:骂了多长时间?

访:好几天。我觉得反常,老问我同桌我正不正常?是不是有病?

咨:嗯,是有点小问题,一般人好好的听不到别人骂自己。那骂你什么呢?

访:很难听。

咨:什么?

访:……

咨:放心,你在这里很安全,我们的谈话都会绝对保密。

访:骂我“呆”。

咨:好,今天我们就着手解决问题,使你及早恢复正常生活好吗?

访:(笑)恢复正常生活。

咨:骂你的人你认识吗?

访:不认识。

咨:男生女生?

访:女生。

咨:你们班有人跟你关系不好吗?

访:没有吧。我不怎么跟人交往,不怎么爱讲话。

咨:晚上睡得着吗?

访:睡不着。

咨:什么原因睡不着?

访:她们老讲话。

咨:谁?

访:就是我宿舍里挨着我床的那两个人。

咨:你爸爸妈妈说你很痛苦,甚至不想活了,为什么?

访:嗯,很郁闷,我总是听不懂他们讲话。

咨:听不懂谁讲话?

访:爸爸妈妈,还有别人。

咨:什么?现在你听得懂我讲话吗?

访:听得懂。

咨:那什么情况下听不懂?就是爸爸妈妈相互之间讲话,或他们跟别人讲话,看到我去了,就不讲了。同学们也是这样的。

访:啊,明白了。什么时候开始的?

咨:就前几天。

访:我们学习广播、灯、喇叭都多了许多。

咨:你对这问题有什么看法?

访:……

咨:嫌闹是吗?

访:还好吧,它们有时响,有时不响。

咨:那对你有什么干扰吗?

访:没有。

咨:那你跟我讲这个是想告诉我什么?

访:我觉得我们学校特别反常。

咨:就是觉得学生不学习了,老师也不管了,多了很多灯、喇叭,是吧?

访:是的。

咨:好吧,下面我们一起来解决这个问题!

 

催眠导入:

 

咨:请站起来。先来几次深呼吸。深呼吸的方法会吗?就是先用鼻腔吸进空气,慢慢地,当吸进空气是时你会感到腹部微微鼓起,屏住,好,再慢慢用嘴巴呼出,慢慢地长长地呼气,当你呼气时觉得小腹又慢慢平伏下去。就这样,很好。再来两次。告诉我什么感觉?

访:特别舒服。

咨:好,请闭上眼睛,再做一个深呼吸。现在,我们来做个想象游戏,好吗?

访:嗯。

咨:想象自己像一根棍子一样,耸起双肩,全身肌肉紧张起来,再紧张,坚持!再坚持!放松!好,深呼吸。这主要是让你放松,这段时间过得比较紧张,很不舒服。

现在肩膀再耸起,全身肌肉都紧张起来,想象自己像根棍子一样僵直、坚硬,每块肌肉,包括腿、脚的肌肉都紧张,非常紧张,脚趾用力扒着地面,双手握紧拳头,不叫你放松不要放松,完全僵硬,非常好。放松!深呼吸。

好,再来一次,全身肌肉紧张,身体僵硬,把自己变得像一根棍子一样,对,特别好。什么感觉?

访:特别紧张。

咨:对了,就是这样,你做得特别棒。坚持住!坚持住!(语调坚定,声调提高)自己像棍子一样,全身僵硬,每块肌肉都特别紧张,连双脚周围的肌肉都很紧张。好!放松!放松下来什么感觉?

访:特别舒服。

咨:好的,深呼吸。我们再做两次紧张放松练习。……

现在请你躺在沙发上,闭上眼睛“睡觉”。深呼吸,完全放松。

 

催眠深化:

 

咨:现在,请想象你头上有一道白色的光照下来,将你笼罩在里面。能想象到吗?

访:嗯?

咨:想象一下,一束白色的光笼罩住了你,注意力就集中在这束白色的光上面,能想象到就请动一动你的大拇指。

访:(来访者动了动右手大拇指)

咨:非常好。你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舒服,越来越放松,你的身体在白色的光里越来越放松,越来越舒服,越来越安全。深呼吸,你做得非常好,再来一次深呼吸,很好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我们要让你完全放松下来。

这束白色的光照进你身体的每个细胞,你身体的每个细胞像这白色的光一样晶莹剔透,你的身体变得非常放松,非常舒服。你的身体整个笼罩在这白色的光里,有一种温暖的感觉。你的身体也开始发光发亮,你的浑身每个细胞也开始休息了,你的身体更加放松更加舒服。

下面,我手触到哪里,你身体的哪个部位就会变得更加放松。现在,你的手变得更加放松。这些天累了,好好放松。你感到面部有微微温暖的感觉。深呼吸,随着每次深呼吸,你变得更加放松,更加舒服。现在,你肩部的肌肉也更加放松了,小小年纪承受了太大的压力,让你肩部的压力全部释放,你双肩的肌肉完全放松下来了,像棉花一样柔软。深呼吸。现在放松你胸部的肌肉,你胸部越来越放松,越来越舒服。深呼吸。现在继续放松你腹部的肌肉,你腹部完全放松了下来。放松你腰部的肌肉,让自己的腰部完全地放松。这些日子,自己承受了太多的压力,让自己放松下来。现在放松你臀部的肌肉,完全地放松,彻底地放松。现在放松你大腿的肌肉,感受自己大腿是多么的放松,多么的舒服。深呼吸,每次深呼吸都让你感到更加放松,更加舒服。放松膝盖周围的肌肉,你的双膝也完全放松下来了。现在放松你的小腿,放松得非常好。放松你的双脚,你的双脚也完完全全地放松了。

深呼吸,吸住气,将氧气、能量、自信都吸进来,将体内的废气、压力全部呼出去,再来一次,将氧气、能量、自信都吸进来,将体内的焦虑、紧张都呼出体外,再来一次,现在你全身充满了能量,充满了自信。

你的身体完全笼罩在白色的光里,整个身体完全放松下来。深呼吸,完完全全放松,很好,你从身体到精神上都彻底地放松了,非常好,再来两次深呼吸。

 

催眠治疗:

 

咨:现在做个想象游戏好吗?

访:好。

咨:想象一下,现在在你面前出现了一个令你烦恼的画面。……是什么样的画面?

访:我在教室里。

咨:你看到了什么?

访:看到我自己特别烦躁。

咨:听到了什么?

访:老师在上课,可我听不懂。

咨:你听不懂,很着急,是吗?

访:嗯。

咨:有人骂你吗?

访:没有。

咨:好,现在调整画面,调整到有人骂你的画面。……是个什么画面?

访:我坐在教室里,其他同学都在说话,都在骂我。

咨:都在骂你?!

访:我也不知道,好像在骂我,都在说话。

咨:走过去问问同学,问他们是在骂你吗?

访:你们是在骂我吗?

咨:他们怎么说?

访:他们不理我,好像都听不到我说话。

咨:怎么啦?发生什么啦?

访:他们在各自玩各自的。

咨:也就是说他们都懒得理你,是吗?

访:嗯。

咨:他们自己玩自己的还来不及呢,会去骂你吗?

访:不会。

咨:就是啊,他们说“该干嘛干嘛去吧,我们玩自己的还来不及呢,哪顾得上你啊”,是吧?

访:是的。

咨:那你为什么觉得他们在骂你?是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?

访:貌似没有。

咨:啊,貌似没有。没做过什么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别人的事,内心感到很宁静,是吗?

访:嗯。

咨:现在我们再回到那个幻听的画面。

访:幻听的画面?

咨:对,幻听经常出现的地方。

访:经常出现的地方?

咨:经常出现在什么地方?

访:在学校的路上。

咨:好,你听到了什么声音?

访:……

咨:听到骂你的什么声音?什么内容?

访:骂我没出息。

咨:啊,骂你没出息。看看是谁?

访:看不到。

咨:去找找是谁在骂你。

访:……

咨:猜猜是谁在骂你?

访:不知道。

咨:现在这个声音还在吗?

访:没有了。

咨:问问这个幻听的声音,为什么要骂你?

访:(睁开眼睛)是我自己骂自己。

咨:啊?自己骂自己?什么时候?

访:三八妇女节。

咨:请闭上眼睛,深呼吸。三八妇女节时,你在哪里骂自己?

访:在厕所。为什么骂自己?

咨:很难过很烦躁。

访:为什么?

咨:晚自习时,我走进教室,同学们都在说话,我一说话他们就都不说话了,我一不说话他们又都说话。于是我出去了,在厕所里给妈妈打了个电话。

访:你跟别人说起过这些事吗?

咨:跟我同桌说过。现在你知道了?为什么同学们一见你说话就都不说话了?

访:嗯?

咨:他们认为你有心理障碍,这个心理障碍是要加引号的,所以他们想听听你说什么,所以都停下来不说话了,以为你会一鸣惊人的,结果发现你也没什么特别嘛,也不过如此,所以就又各自玩各自的去了。是吗?

访:可能吧。

咨:三八节那天发生了什么?

访: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,跟她说“三八节快乐”,妈妈说“谢谢”,让我“关了睡觉”。我很奇怪,(笑)叫我关了睡觉。

咨:是叫你关了手机吧?

访:……

咨:你当时很紧张是吗?

访:是的,觉得什么都变了,不对劲了,老师、同学,连我妈妈也……

咨:后来就开始出现幻听了?

访:嗯。

咨:好,对着那个骂你的声音,“他妈的原来什么都没变嘛!”

访:(迟疑)……

咨:“他妈的原来什么都没变嘛!”

访:他妈的原来什么都没变嘛!

咨:大声点!

访:他妈的原来什么都没变嘛!

咨:大声骂!

访:他妈的原来什么都没变嘛!

咨:再大声!

访:他妈的原来什么都没变嘛!

咨:再骂!

访:他妈的原来什么都没变嘛!

咨:“原来是我自己多心了嘛!”

访:原来是我自己多心了嘛!

咨:“原来是我自己多心了嘛!”

访:原来是我自己多心了嘛!

咨:好,深呼吸。再去感受一下幻听的声音,回到原来的场景。去跟那个声音对话。问一问她,“你为什么要骂我笨”。

访:你为什么要骂我笨?

咨:继续问。

访:你为什么要骂我笨?

咨:继续,大声!

访:你为什么要骂我笨?

咨:吼出来!

访:你为什么要骂我笨?

咨:大声吼出来!

访:你为什么要骂我笨?

咨:她怎么说?

访:她说“你本来就笨”。

咨:“我本来就笨!我笨怎么啦”?

访:我本来就笨!我笨怎么啦?

咨:“我碍着谁了”?

访:我碍着谁了?

咨:“我想笨就笨,想聪明就聪明”。

访:我想笨就笨,想聪明就聪明。

咨:“不关你的事”!

访:不关你的事!

咨:“我爱咋咋地,你管得着吗”?

访:我爱咋咋地,你管得着吗?

咨:“你算老几啊”?

访:你算老几啊?

咨:“你说一千遍也没用,我就爱笨”。

访:你说一千遍也没用,我就爱笨。

咨:“我想笨就笨,想聪明就聪明”。

访:我想笨就笨,想聪明就聪明。

咨:“笨不是挺可爱嘛”!

访:笨不是挺可爱嘛!

咨:“你爱骂就骂吧,使劲儿骂”!

访:你爱骂就骂吧,使劲儿骂!

咨:她怎么样了?

访:她不说话了。

咨:她没话说了是吧?

访:是。

咨:她落荒而逃了是吗?

访:是。

咨:跟她说,“我请你再回来骂我吧”。

访:(觉得不可思议,睁开眼,有点轻松地笑了)嗯?

咨:(用手示意闭上眼睛)先做5个深呼吸。然后说20遍“我请你再回来骂我吧”。

访:(不时睁开眼,不太专心)我请你再回来骂我吧!……

咨:闭上眼,继续说,大声说。

访:我请你再回来骂我吧!……

咨:她回来了吗?

访:她走了。

咨:为什么走了?

访:她不想骂我了。

咨:她觉得很无趣是吗?

访:是的。

咨:很好。三八节那天,自己骂自己了?

访:嗯,我哭了,觉得自己特没用。上学也听不懂,妈妈问我想不想上学了,我说不想上了。

咨:啊,爸爸妈妈出钱给你上学,你又听不懂,感到很着急,很内疚吧。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,责任感很强。后来呢?

访:我骂自己没出息,就哭,一路哭,我同学就安慰我。

咨:现在想哭吗?

访:不想。

咨:为什么?

访:要坚强。

咨:跟自己说,“我可以坚强,也可以脆弱”。

访:我可以坚强,也可以脆弱。

咨:重复说!

访:我可以坚强,也可以脆弱。我可以坚强,也可以脆弱。

咨:“我可以聪明,也可以笨”。

访:我可以聪明,也可以笨。

咨:这是一对矛盾,跟自己说“只有既聪明又笨的人才是完整的人”。

访:只有既聪明又笨的人才是完整的人。

咨:“只有既聪明又笨的人才是完整的人”。

访:只有既聪明又笨的人才是完整的人。

咨:“我喜欢自己身上的长处”。

访:我喜欢自己身上的长处。

咨:你找找自己身上的长处、优点。

访:好像没有。

咨:责任感强。

访:责任感强。

咨:漂亮。

访:(睁开眼)不漂亮。

咨:(示意闭上眼)个子高。

访:个子高。个子高也算优点啊?

咨:为人热情吗?

访:不怎么热情。

咨:可以变得更热情吗?

访:可以。

咨:很好。“我喜欢自己的优点,也能接受自己的缺陷”!

访:我喜欢自己的优点,也能接受自己的缺陷!

咨:重复!

访:我喜欢自己的优点,也能接受自己的缺陷!我喜欢自己的优点,也能接受自己的缺陷!我喜欢自己的优点,也能接受自己的缺陷!

咨:“这才是完整的XX(来访者姓名)”!

访:这才是完整的XX!

咨:你要做完整的XX吗?

访:要!

咨:很好,深呼吸。现在还要骂自己吗?使劲骂!

访:你怎么这么没用,这么笨,让爸爸妈妈操心,考不上大学……

咨:继续,还想骂吗?

访:不想骂了。

咨:啊,自己有优点也有缺陷,是吗?

访:是。

咨:有点小小的笨?

访:嗯。

咨:有点缺点的人怎么样?

访:嗯?

咨:不是也很可爱吗?

访:……

咨:一个特别精明的女人会讨人喜欢吗?

访:不会。

咨:一个有点小小的傻的女孩子才可爱,傻的可爱!

访:可一个太笨的人……

咨:你太笨吗?“太笨”表现在哪里?

访:数学,只会做选择题。

咨:那是以前上课没听,现在开始要认真听讲了,如果好好听讲的话,题目会做吗?

访:应该会。

咨:现在重新开始来得及吗?

访:来得及。

咨:嗯。

访:从初中开始数学就不会了。

咨:啊,你学的烹饪专业用得着数学吗?

访:用不着。

咨:那对付及格可以吗?

访:难。

咨:想参加对口高考?想不想?

访:想。

咨:嗯。上大学和不上大学的人走的路有什么不一样?

访:不上大学就找不到好工作。

咨:那上课还能玩手机吗?

访:不能。

咨:考上大学能成才,考不上大学怎么样?

访:就不能成才。

咨:瞎说!考上大学可以走一条路,考不上大学可以走另一条路。比如,我的侄子没上过大学,但现在做贸易,生意做得很大。像你可以开网店,做烹饪等等。

访:……

咨:实在不行,上个职业技术学院也可以,适合自己的路才是最好的。

访:嗯。

咨:职业技术学院是比较容易上的,注册入学,可以吗?

访:可以。

咨:好,今天的辅导马上就要结束了。现在什么感受?

访:特别舒服。

咨:对我戒心没有了?一开始不愿意跟我讲话吧?

访:(笑,轻松)现在有话说了。

 

唤醒:

过程略。

 

建立支持系统:

与父母、孩子一起谈话,构建家庭支持系统。

1、咨询师向父母简略介绍治疗过程,请父母见证孩子的症状基本消除的良好状态,请孩子亲口向父母表达自己的感受,清楚表示“已经没有问题”。当咨询师问及“还有不想活了的消极想法吗”,来访者明确果断地回答“没有了”。

2、让孩子面对父母,表达自己的心声,她请母亲不要太辛苦了。

3、请父亲与其目光对视,让父亲对其说话,给予精神支持。在咨询师的指导下,父亲表达“无论你多么聪明还是多么笨,你都是我最爱的女儿”,“无论你遇到什么困难,我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”。请父亲与孩子拥抱了三分钟,孩子流下泪来。母亲也表达“孩子活得开心是我们家最大的事情,考上考不上大学不重要”。

当前位置:盐城心理咨询网 >> 心理咨询中心 >> 成功案例 >> 浏览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