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情是两个人的事,婚姻是三个家庭的事。


   我和丈夫是大学同学,我们的结合属于自然而然的吸引,属于伙伴式的爱情。在生活中,我们关系恩爱又融洽。

    一年后,女儿的出生,给这个家庭增添了不少乐趣,但同时,因为孩子需要照顾,公公婆婆进入了这个家庭。公婆悉心照顾着孩子,乐此不疲。我和丈夫安心工作,到也相安无事。           

    到了孩子两岁左右,我带孩子在楼下玩的时候,发现孩子格外怕生,不合群,不喜欢和小朋友玩。于是,我对孩子的状态担心起来,并向婆婆提出了教育孩子的不同意见。婆婆有些不快(付出的多的家庭成员通常在权力上具有优越性)但是随后,在送孩子入园的过程中遭遇重重困难。为了孩子,婆婆也就听从了我的意见。从此,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,我们时不时会发生小摩擦。(这是利他行为,一切都为了孩子。并且:尊重长辈与科学育儿的原则,就事论事的策略,不计前嫌的态度,有利于事情的解决。如果涉及到权力之争,自我控制欲的满足,这是利己行为。事情往往不容易解决)

    日子就像小溪流的水,潺潺流过。十年过去了。孩子长大了,即将需要一个独立的空间。公婆喜欢热闹,不愿离开我们。(公婆对我们付出很多,孩子离不开爷爷奶奶,再加上我们也都习惯了人多热闹互相照应的生活,我们并不互相触犯)我觉得该买一个大一点的房子了。公婆拿出了自己的积蓄,加上我们的积蓄,还是不够。公婆的房子不愿意卖掉。(老人通常希望为自己留条后路,房子代表安全感)丈夫不愿意借外债,他对买房子热情不高。我知道自己父母是能够资助一些钱的,他们曾极力说服我买房。(父母喜静,人多就头疼。后来才知道他们本意是想让我们脱离公婆,有独立空间,过“自在点”的生活。他们一直担心我在大家庭中委屈自己)我在家人面前夸下海口,说其余的钱,我父母会资助。(父母在关键的时候帮我们一把,雪中送炭啊。我想像,当他们年迈老弱需要照顾的时候,搬到我家来,一定会得到完全的接纳。丈夫是一个很讲情义的人)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

    第二天,当我高兴地向父母说明自己的情况,以寻求帮助时,万万没想到——父母改变了态度。我感觉到,是我说和公婆一起生活,不分开的时候,态度发生转变的。(其实,这里面错综复杂,还有来访者妹妹和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,妹妹和父母之间的事情,等等。妹妹曾一度和他们闹得很不愉快。)父母的意思是只有我丈夫亲自来说这件事,他们才会帮这个忙。这是不可能的,我非常了解我丈夫,他宁可不买房子。

  

我震惊,和父母解释是我买房子,试图说服他们,让他们理解我,我不能狠心抛开公婆……直至伤心,绝望——因为他们不为所动。(只要这样决定,就有这样决定的理由。如同我们穿上漂亮的外衣出门,很多理由是穿上了合理化的外衣,振振有辞,无懈可击。这些表面上被赋予的含义是不具有任何意义的。这样决定的原因,很多来源于内心更深的层面。)

    我决定不借钱了。但是我如何向家里交代?我夸下的海口如何收回?我能说我没借到钱吗?向自己亲生父母?朋友也不见得如此让我失望。我又绝望又憋屈。泪流满面。

    此时已经不会绕弯子了,我向丈夫和盘托出了事情的经过。(在悲伤、委屈的负面情绪中,来访者有强烈的被抛弃感,希望得到丈夫的接纳和理解)丈夫对我父母很不满,但对我表示很宽容安慰了我。接下来,公婆也知道了这件事。公公没言语。婆婆在发了几句牢骚后告诉我她会想办法。我感激涕零,为家人的接纳理解;我悲伤落泪,为父母的冷酷无情。

我的心很痛,我对他们太失望了,自己的父母为什么对我这样?他们还声称对妹妹和我一碗水端平?一些埋藏已久的伤心往事重新浮上心头,我愈发伤心。在丈夫的询问与倾听中,我大倒苦水。真的酣畅淋漓了么?

    房子终于买下来了。全家都很兴奋,装修,布置家具……一到用钱紧张的时候,自己就不由自主的心虚。这么长时间,我一直没有联系父母,他们也没联系我。

    终于有一天,那个熟悉的号码出现了。这一刻我知道,我一直是期待着的。爸爸关切地问我最近好么?房子怎么样了?别和你妈生气。(来访者原生家庭中母亲具有决策权力)我虽酸楚但故作轻松,告诉他一切都非常好,我没有生气,只是太忙。既然我的事情只有自己解决,我还能说什么呢?说了又有什么用呢?像一个可怜虫似的祈求施舍么?我维护着仅剩的一点尊严。(否认,这是来访者在运用自我防御机制。她有意地拒绝承认那些不愉快的事实,借以逃避现实,不必面对生活中那些无法解决的困难与无法达成的愿望,从而减轻内心的焦虑。)

    在忙忙碌碌中,日子过得飞快。搬家前夕,爸爸拨通我的电话,说妈妈找我。电话里,妈妈的声音有些不太自然。她试探着问我何时搬家,她和爸爸要来道贺。我曾经无数次暗下决心,搬家时一定不要告诉他们,这和他们无关,他们说过这不是我的房子。但是一旦电话相通,听着妈妈语气中的不安,我的心又软了。她内心也不好过。她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,我忍心不给么?

    搬家那一天,父母过来送给我们一个红包,数目多的超出我的意料。我的怨恨一点点在瓦解。过了几天,我独自去看望父母。中午吃饭时,我们不由自主地谈到了买房子这件事情。爸爸满怀歉意,承认这件事他们处理的有点不妥,但马上被妈妈否决。她坚持自己的原则,耐心地给我摆事实讲道理,告诉我她做的一切是为我好。我感觉到,她是寻求我对她的理解。当我告诉她:虽然做法上让我很不舒服,但是我能理解她的那颗爱我的心时,我看到,她的眼睛格外明亮。我告诉她我们的观点会有差异,对我的选择,希望她能尊重,选择这样大家庭的生活,我不委屈,反而很快乐,并且无愧于心。

  接下来的生活,如同湖面恢复了平静。只是——

    有时我聊到我父母的话题时,婆婆意味深长的一句话让我有些刺耳——还是亲妈啊;

    爸爸退休时补发了一笔钱,要给我一部分。为了缓和他们和丈夫的关系,我让爸爸直接给他,他婉拒了爸爸的赠予;

    今年过年,我兴致勃勃地采购年货,自己家一份,父母家一份。往年一直是这样。而今,他的一句:还是亲妈啊!让我刺痛。又是这句话。该说道说道了。